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春风野 > 章节目录 出息了。
    第3章

    丁禾是被身t里的饱胀感给疼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所有的知觉回笼,全身上下像是被车碾压了一遍,又胀又酸,尤其是x和双腿之间的sichu,伴随着像针扎一样的刺痛感,疼得她蹙眉咬唇。

    xia0x里能清晰的感觉到有异物感,而她就这样趴在男人的x膛上睡了一晚上。

    丁禾僵y的趴着,不敢乱动,怕吵醒他,只稍微抬起头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和他的父母都在正华医院工作,在医院的教职工大院里,他们刚好又是邻居。

    易洵大她八岁,算是子承父业,八年本硕博连读,现在是正华医院的一名神经内科医生,外形更是没话说,英气的眉眼,轮廓立t的y朗五官,细边眼镜加上白大褂,气质更是出众,沉稳中又带着一丝禁yu气息。

    是属于他独特的成熟魅力。

    无论是外形还是学历,他都可以算得上是父母的骄傲。

    不像她,没个正儿八经的工作不说,浑浑噩噩不着调,在外面鬼混不着家。

    这些都是她妈妈给她打一次电话,就会批判她几句的大实话。

    这么多年来,丁禾还是第一次这么在他怀里醒来,而且此刻还算得上是负距离。

    他的x器还塞在她t内,就这样含着睡着了,难怪那gu饱胀感撑得她难受,一动就感觉到小腹里有温热的东西在慢慢流出来。

    丁禾没来由的还挺满足的。

    这个男人,她终于睡到了。

    丁禾忍住了伸手想要m0一m0他下颌线的冲动,咬唇撑起手臂,慢吞吞的把他的x器吐了出来,一番折腾,她后背又冒出了一层薄汗,浑身黏腻又难受,而男人的roubang又有抬头的趋势,幸好他睡得沉,没有醒过来。

    没有了roubang的堵塞,留在身t里的东西,顺着大腿全部流了出来,经过一晚上的时间,那些东西已经稀释了,丁禾看得脸热,扯了几张纸胡乱的擦了擦,轻手轻脚的爬下床。

    双腿一触地,两条腿酸软得直打颤,丁禾倒x1了一口凉气,差点飚脏话。

    za真的是一个t力活。

    她狠狠瞪了一眼床上睡得正香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迈开腿,龇牙咧嘴的一步一步挪进了卫生间。

    丁禾在浴室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才感觉活了过来,洗完澡出来,天已经大亮了。

    刚刚洗澡的时候检查了一下伤亡情况,x口、脖子、和腰腹都有不同颜se的青紫吻痕,xia0x更是又红又肿,她现在连内k都穿不了,两腿间走路一磨就疼,走路姿势也特别别扭。

    客厅一路都是凌乱的衣服,她也没jing力收拾,又累又饿。

    丁禾穿着长到脚踝的白se的g0ng廷风睡裙,把自己从头遮到脚,慢吞吞的走到门口捡起包找出手机,充上电源打开了外卖软件点了早餐,然后备注了东西到了放门口发短信通知一下就好。

    点好外卖,丁禾又给自己订了一张今天中午十二点半左右飞c市的机票。

    机票信息截图,丁禾打开微信,正想给好朋友兼合作伙伴的关云月发过去,这才看到好几条她的未读消息。

    丁禾往上查看消息,上面几条微信的内容都是关云月发给她的。

    关云月:为了男人临到登机放我鸽子,让我一个人去c市。

    关云月:绝交吧朋友。

    关云月:[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jpg]

    关云月是丁禾大学里的师姐,大她两届,也是a市人,他们是在大学组织的同城聚会上认识的。关云月大学毕业后跑去山区支教了两年,回来之后自己开了一家原创服装工作室,开起了网店。

    丁禾因为姣好的外貌和身材b例,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兼职做平面模特,毕业之后更是完全放弃了大学所读的专业,专心做起了平面模特的这条路。

    关云月很吃丁禾的长相和气质,第一次服装设计的成品出来就联系了丁禾来当模特,事实证明她的眼光却是不错,拍摄出来的效果真的特别好,店铺上新之后的销量也很不错,后面合作自然而然也多了起来。一来二去两人也就慢慢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现在是4月份,本来她们是定好的昨天晚上十点的飞机去c市,c市临海,这次过去是为了夏季新品的服装主题进行拍摄,没想到丁禾在去机场的路上,突然接到了易洵打来的电话,丁禾给关云月发了微信之后,抛下在机场候机的关云月,调头去了酒吧。

    丁丁:[图片]

    丁丁:我错了,为表诚意,请给我一个请关小姐吃饭的机会。

    发完消息,丁禾收到短信,外卖的早餐到了。

    丁禾在猫眼里看到没人之后,打开门把早餐拿进来放到餐桌上,走进卧室去叫人。

    时间快要八点了,床上的男人还没有要醒来的样子,薄被搭在腰间,背对着房门口,后背上还有几道被挠出来的红痕。

    赏心悦目。

    丁禾靠着门站在门口欣赏了一会儿,心想自己真的是鬼迷心窍了。

    丁禾打开自己手机里的闹钟,走过去放到他耳边。

    铃声刚刚响起,易洵已经扯过被子遮住了头,小声的嘟囔:“小柔,别闹,我头好疼……”

    声音不大,但是丁禾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那两个字,她像是在温暖的被窝里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冷热交替,格外煎熬。

    借酒浇愁之后睡在她的床上叫前nv友的名字,头疼?

    丁禾暗骂一声活该。

    她关掉闹钟,搜了一个y森恐怖的鬼声点开,顺便把音量开到了最大,掀开被子直接怼到了他耳朵上。

    y森森的鬼屋铃声响起,易洵明显吓了一跳,眉头紧蹙,捉住耳边的一只手腕。

    “你g什……”

    看清楚眼前的nv人,他饱含愠怒的话说了一半生生卡住,意识回笼,昨晚上的回忆像是cha0水一般涌进脑海里,他怔住了也懵了。

    丁禾看他瞳孔微震,英俊的脸上满是错愕,满意一笑:“要去找肖柔是吗?那你得先从我的床上滚出去。”

    说完,她挣开他的手腕,转身走出了卧室,留着男人发愣。

    易洵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捂着宿醉之后头疼的大脑,低头看了一眼全身光lu0的自己,还有床单上一团暗红的血迹。

    丁禾坐在餐桌上吃着蒸饺,差不多过了两分钟,易洵从卧室走出来,腰上裹着皱巴巴的床单。不知道在找什么。

    他有轻微的近视,不戴眼镜会微微眯起眼。

    可即使视线模糊,仍然能看见地上丢了一地的衣服,易洵尴尬地咳了一声,走过去把自己的衣服和她的分开捡起来,问:“脏衣篮在哪里?”

    丁禾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浴室。”

    易洵把她的衣服放进浴室的脏衣篮里,又走了出来,左顾右盼的,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眼镜在玄关的柜子上。”丁禾好心提醒。

    她也是早上去找手机的时候才看到的。

    “谢谢。”

    易洵找到眼睛戴上,微微松了一口气,“可以借你的浴室洗个澡吗?”

    “随便。”

    等他进了浴室,丁禾一直绷着的背也松了下来,躺进椅背里,拿起手机看着微信。

    关云月没有回复她。

    丁禾心里烦闷,想找人倾诉发泄,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丁丁:[我终于也是买过可乐的人了。]

    刚刚发过去,几秒之后,关云月一连发了好几条过来。

    关云月:[!!!]

    关云月:[不愧是你,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上他。]

    关云月:[行叭,这事g得漂亮,朕原谅你了。]

    关云月:[那么请问:睡到了梦寐以求的男人,是一种什么样的t验?]

    隔着手机,丁禾都能感受到关云月熊熊燃烧的八卦气息。

    丁禾喜欢易洵,关云月是唯一一个知道的。

    t验如何?丁禾脑海里只有三个字。

    她自嘲一笑,给关云月发了过去。

    丁丁:[sao浪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