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玄异录 > 章节目录 故事一无脸见人
    陈章当夜并未睡好觉,天刚亮就起床去看孙氏。

    来到门口,发现行伍正站在那里等他,陈章想要进去却被阻止。

    “大人,莫要进去,我们在里面设了陷阱,你若进去了,就失效了。”

    “那我夫人如何?我想见见她。”

    行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以夫人为阵眼,若是她踏出房门一步,这陷阱也无用了。”

    “那你们就不能再重新设置一次?”

    陈章十分担心孙氏,她一个人在外的,只有这两个道士陪着,多少还是不放心。

    行伍离开板着脸,十分生气道:“大人这是不相信我二人了?”

    陈章见此真惹怒了,只好说道:“那我就站在这里同我娘子说句话可好?”

    行伍b了请了姿势。

    陈章清了清嗓子,“夫人、夫人,可有听到我说话?”

    听不到回应,陈章以为自己喊得不够大声便又提高了几分音量。

    从屋内传来nv子的闷哼之声,“夫、夫君......”

    孙氏有了回应,陈章也放下了心,便有说道:“这几日辛苦夫人了。”

    然而过了小半会儿才传来孙氏闷闷的声音,“唔......不辛苦......”

    陈章疑惑,“夫人可是不舒服吗?”

    “没、没有......呼......”

    孙氏当然不会说她舒服,相反的她现在相当的舒服而且很爽。

    她弯着腰,双手向后被刘三儿抓着,pgu高高翘起,任由刘三儿的j1j1在她的yinxue里大力ch0uchaa。

    “嘿嘿,夫人,你夫君再跟你说话,你可是得回应几声啊,恩!”

    刘三儿故意次次直顶huaxin,就是要孙氏不能自己。

    想着外面的陈章不知里面情况,突感兴奋,cha入的力道更大了。

    而孙氏好不容易在听到陈章的声音,恢复一点清明却被这猛烈的攻势又给攻陷了。

    从昨天入夜到现在,她一直被刘三儿行伍两人j1any1n着,从最开始的抵抗,到药物的作用再到现在自行扭动着pgu求cha。

    孙氏却在一步步走向崩坏。

    好舒服,好爽,这两人用他们的大j1j1把她下面两个洞和嘴巴c了数遍,现在这屋内弥漫着一gu怪异的臭气。

    夫君对不起,我被这两个y道给j了,已没脸见你。

    屋外陈章不知情况还在说道:“夫人你若是有什么需要,让道长来同我说便是。”

    夫君,我的需要就是被大j1j1c啊——

    陈章见孙氏不回,以为她气着了,此时行伍开始赶人了。因为他现在想着里面的孙氏正lu0着身子被刘三儿g,身下的x器就一直b0起着。

    “大人,时间差不多了,若是被ym0察觉可就功亏一篑了。”

    陈章不舍的看了眼,便无奈的回去了。

    夫人应该是生气了。

    确定陈章走远,行伍立马返回屋子,看着孙氏无力的趴在地上,撅着pgu让刘三儿chag。

    行伍立马脱光衣服,“这里面可真臭,好不容易出去清洗了一番,又弄上味道。”

    “少废话,来g,这nv人已经坏了。”

    行伍t1an了t1an舌头,“嘿嘿,今日老子就把你的n洞开发了,c爆你的n。”

    孙氏不明意思,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爽快。

    刘三儿将她双手往后一拉,孙氏上半身就立了起来。

    看着行伍站在她跟前,眼眸无神的盯着他。

    行伍一把抓住她其中一直晃动的n,用手指对着rt0u又掐又捏,疼得孙氏直哼哼。

    “呃!!rt0u要坏了啊!”

    孙氏rt0u十分大粒,此时被行伍弄得红肿不堪,甚至还渗出了血滴。

    行伍完了一阵,见时候差不多,没有任何辅助工作,两手直接拉扯孙氏的rt0u。

    “来吧,看看你这rx的滋味如何。”

    孙氏想要大叫,刘三儿拿出之前塞给她的肚兜,给她堵了去。

    行伍的手段十分熟练且暴nve,y生生把那孙氏的r口用手指给拉开了。

    看见里面红ser0u,行伍迫不及待扶着j1j1就cha了进去。

    “呜呜呜!!!”

    孙氏的n洞第一次被人开发,b之前菊x一样,疼得晕了过去。

    “哦哦哦,这就是少妇的rx吗,太爽了,跟r0uxue一样把我的j1j1紧紧包住呢。cha爆你这个y1ngfu。”

    行伍抓住n,胯下猛力前后顶送,将那rx越开越大,最后把整根都cha了进去。

    “哈哈哈,全部进来了。”

    刘三儿见了也来凑热闹,他抓住孙氏另一只也是先用手指yx拉扯,见出现一个口子,就把那充血的j1j1cha了进去。

    两人抓着孙氏n,使得她身子只能后仰,随着ch0uchaa的力度,身子如风中残叶随之晃动。

    夫君,对不起,我回不来了。

    就这样孙氏被刘三儿二人在那屋内g了两天两夜。

    当第三天,陈章再来时,发现无人在外守着,叫门也不应,心中暗叫糟了。

    带着手下冲进了屋内,除去地上一滩滩混合着粪便、那尿ye、jingye以及属于nv人的yye,再无三人踪影。

    陈章已知自己别骗,还赔了夫人,顿时血气上涌,晕厥了过去。

    至于孙氏和刘三儿行伍二人去了哪里,我们后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