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恶霸 > 章节目录 打小报告
    有一日,恭员外在饭桌上问恭喜:“nv儿,你生辰要到了,今年想要什么礼物,爹过阵子要去京城谈生意。”

    “请把第一个碰到爹爹肩膀的树枝带回来给我,这样就算是我陪了您一路。”

    恭喜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给恭员外哄得一愣一愣的,“nv儿真是长大了,爹记住了。”

    别啊爹,你还当真了,我又不是灰姑娘,恭喜内心在咆哮。

    “等等,爹,我啥时候过生日啊?”恭喜后知后觉的问。

    “年二十八。”恭敬替恭员外答了话。

    卧槽,占我便宜?

    恭喜狠狠瞪了恭敬一眼,对方没什么反应,早就习以为常。

    “爹,我想出去逛逛,在家要发霉了。”恭喜来到这里这么些日子还没出过门,快过年了,她想出去凑凑热闹。

    “第一次听说人还能发霉,让你大哥跟着,临近年关街上人多不安全,看见什么喜欢的就让他给你买。”

    恭喜听到前一句话时瞬间就想打消逛街这个念头,但后面那句话又让她乐开了花。

    有冤大头付钱拎包,她还要啥自行车啊,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这可是恭喜的座右铭。

    “差点忘了,百里家那小子年二十九成亲,子弦,你留心准备一下贺礼,看见什么喜欢的就都买一份,你们年轻人的喜好相仿,再把我书房ch0u屉里那副前朝国师画的的山水图一并送过去。这两日得空了去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咱家过往没少承百里家的情,如今百里小子父母都不在了,我们自然要多关照些。”

    “是,爹,孩儿自会备下厚礼庆贺百里新婚。”恭敬说完看了一眼心思不知道跑到哪里的恭喜。

    恭喜正在心里盘算着怎么狠狠宰恭敬一顿薅秃他的j毛,猝不及防感觉到当事人的目光,心里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孩儿还有一件事要说。”恭敬开口。

    恭员外松了松k腰带,衣服本来就紧贴在身上,吃饱饭后更觉窒息,看来自己又胖了。

    “何事?”

    “陈先生前些日子跟孩儿辞行,说教不了恭喜,希望爹另请明师。”

    恭敬看了一眼冲着他挤眉弄眼的恭喜,继续不慌不忙的说,“这是小妹醒后请的第六位先生了。”

    好你个恭敬,竟然打小报告!

    “罢了罢了,喜儿这一回从鬼门关走一趟之后,爹看开了许多,只要她身t好,过得开心,爹就知足了。”恭喜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位胖老爹如此可ai,抬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恭敬。

    她还没得意两下,就听见恭员外接着说,“不过秋试已经报了名,什么都不会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既然先生教不了,你这做大哥的就多费点儿心,喜儿一直最听她大哥的了。”

    恭喜想撑着胖老爹水肿的单眼皮让他好好看清楚,她什么时候最听恭敬的话了?明明一直在唱反调。

    “是,爹。”

    “是,爹。”

    同样的话,说的人心情大不同,恭喜已经预见她大哥拿着戒尺重重敲她手背的场景了。

    她根本拒绝不了,恭员外看着笑眯眯的好说话,实际上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书房。

    小竹进门时就看见大少爷坐在椅子上看账本,不时拿起茶杯喝几口,而自家小姐撅着pgu跪趴在地上,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在g嘛,她走近才发现原来是在练字。

    “小姐怎么趴在地上写字啊,多……凉啊。”小竹其实想提醒小姐她这个样子实在不雅,但想到大少爷都还未开口就停住了嘴。

    恭喜认真的趴在宣纸上涂涂画画,发髻有些散了,她也顾不上,任由几缕碎发从耳朵后掉出来,不时将毛笔放进砚台里大力蘸两下,墨汁溅的到处都是,她的鼻子和脸颊上一片黢黑,像是打翻了砚台的小花猫。

    “大功告成。”恭喜拿开压板ch0u出字帖,得意的欣赏了两眼,然后灵活的从地上跳起来,把宣纸调转了个面儿朝着恭敬问道,“怎么样?这下我可以出去玩儿了吧!”

    恭敬终于从账本上移开目光,抬头看了两眼,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重写。”

    恭喜已经想好学习完去哪儿嗨皮了,却被突然告知加课,心情可想而知,立刻就不g了,咬牙切齿道:“重写,重写你妹啊!”说完把笔扔了出去泄愤。

    恭敬眼明手快立刻拿账本挡在脸前,毛笔直直撞上书页掉在了地上,有几滴墨汁溅在了他的靴子上。

    小竹赶紧给大少爷递上手帕,恭敬抬手拒绝,皱着眉厉声训斥:“赶快改掉你乱扔东西的臭毛病,哪还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账面上除了问题,他要去店里处理。

    “重写五遍,明天我要检查。”

    他前脚刚踏出门,后面就传来恭喜嚎啕大哭的声音,甚是刺耳难听,他只好又折回去。

    恭喜正坐在地上大哭,宣纸被团成团扔了一地,小竹在一旁怎么劝也劝不住。

    恭敬绷着个脸,额头的青筋狂跳不止,“别哭了!”

    他这一喊,恭喜哭的更大声了,一边哭一边说,“我知道,你和胖老爹,你们都想要以前的妹妹,以前的nv儿,我这一摔变成了不识字的大傻子,你们都嫌我丢人了,以为我愿意待在这啊,还不如si了算了,你们就不应该救我……”

    真话假话掺杂着,积累在心底深处的恐惧感和孤独感瞬间爆发,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地方,一个人谁都不认识,纵然有再多的钱,她也还是会想家的呀。

    恭喜越说越有劲,难受的打了几个哭嗝。

    恭敬用食指和中指按了按跳动的太yanx,走到恭喜面前蹲下来,僵y的拍了拍她的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连安慰人都不会?

    “哼”恭喜把头转到了一边,只留给恭敬一个傲娇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