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空间之归园田居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浑人
    秦先红一滞,瞪着顾廷芬,气得面红耳赤的道:“你懂什么?我捍卫的是我的合法权利,有什么好丢脸的?你们挖塌了我家的地,就得赔钱给我。不然,我可以找律师告你们的!”

    顾廷芬翻了个白眼儿,摆手道:“那你去告!尽管告!我们等着就是了!”

    秦先红:“你以为我不敢告?哼,你别以为你家侄女发了财,这罗家湾就轮到你们称王称霸了。呸,没那么容易!”

    顾廷芬彻底冷下脸,“你话说清楚!我们怎么就在罗家湾称王称霸了?”

    秦先红微微移开了眼,冷哼,“现在没有。以后可说不定!这人手里有了钱,就是不一样哈。神气得很。指挥这个,指挥那个。明明该赔我的钱,却死不认账……”

    说到这里,秦先红停下来,来回打量了罗长友和顾廷芬一眼,这才阴阳怪气道:“你们该不会是私吞了不少,所以才拿不出钱来吧?”

    顾廷芬:“放你娘的狗臭屁!”

    顾廷芬没忍住,破口骂了一句,作势就要上去撕烂秦先红的嘴。

    秦先红见状,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怎么?想动手?该不会是真被我戳到痛处了吧?来啊,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告诉你,我不怕!”

    顾廷芬神色冷凝,“你不怕?那你躲什么啊?嘴巴这么臭,一天到晚到处胡说八道,我扇死你!”

    说着,扬起胳膊,巴掌就要朝秦先红脸上扇去。

    “廷芬你冷静点。”

    “是呀,别打、别打。有事咱们好好说。”

    ……

    见顾廷芬准备动真的,一群人忙上去将两人隔开,七嘴八舌的劝道。一个湾里的,吵架、起口角都是小事。打架却不成,一不小心事情就得闹大了。

    秦先红还是有点怵顾廷芬的,但看一群人上来拦着,隔开了两人,她又跳脚起来,挑衅道:“顾廷芬我告诉你,你有本事今天就打死我。不然,咱们没完!”

    顾廷芬气笑了,“你和我没完?我还和你没完呢!你不是要我打死你吗?好,我成全你!”

    说着,顾廷芬一使劲儿,挣脱劝架的人,三两步冲过去。一把就抓住秦先红的头发,将她从人群背后拖出来,然后挥手就是两巴掌。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秦先红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顾廷芬!你打我脸!”

    脸上的剧痛,刺激了秦先红。她红着眼,双手疯了似的往顾廷芬身上招呼。

    两个彪悍的中年妇女,瞬间打做一团。

    周围人都愣住了,有点没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他们刚明明拦住了的。

    “还不帮忙将她们拉开!发什么愣!”

    罗长友黑着脸,沉声招呼了呆愣的众人一声,就率先上前去拉住自家媳妇,想让她停手。没想到秦先红却是趁机在他家媳妇脸上挠了两下。

    一下子,他家媳妇脸上就见了血。

    罗长友见状,心里憋着的气,一下子就爆了。

    他冷着脸,反手就推了秦先红一下。

    男人力气可比女人大多了,秦先红没准备,一下子就摔了个屁股蹲儿。

    她坐在地上,呆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就开始骂,“哇!顾廷芬你们夫妻两个不要脸,两个打我一个!欺负我没人帮是吧?你们等着!”

    说着,她手忙脚乱的摸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和人哭诉。大意就是她在罗家湾被人欺负了,让人赶紧过来给她撑腰。

    罗长友却是理都没理她,只看着顾廷芬的脸,略带担忧的问道:“没事吧?”

    顾廷芬抬手一摸,指尖就沾了不少血,没好气,“嘶,脸都给人抓破了?能没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拉偏架呢。帮她!”

    罗长友苦笑了下,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刚要不去拉自家媳妇,而是秦先红。那岂不是就是做实了他们夫妻两个,联合起来一起欺负秦先红?

    以后传出去,也不知道多难听。

    可是秦先红不依不饶的抓破自家媳妇的脸,还下手这么重,罗长友心里也是真生气。但他一个男人,也不能真上去揍她一顿。所以,看她打电话,也没阻止。

    想着等她家男人来了,正好大家一起说道说道。

    一次性把事情解决了。免得秦先红没事就来闹。弄得整个工地人心浮动不说,还白白让工程队的那些外人看了笑话!

    “二婶,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罗妮之前为了避免麻烦,一直站在工棚里听,也没出来。没想到秦先红越说越过分,自家二婶转眼就和她打了起来。

    她察觉不对劲跑出来,正好看到秦先红一爪抓到自家二婶脸上,见了血。然后,自家二叔反推秦先红的一幕。

    看着坐在地上一边打电话叫人,一边不依不饶骂骂咧咧的秦先红。罗妮沉着脸,去车上取了备用的医药箱,这才转过来,拿出棉签和酒精,冷静道。

    顾廷芬见是罗妮,摆摆手,安慰道:“不用,我没事。感觉也不怎么疼……”

    罗妮皱着眉,打断她道:“二婶,你伤口还流血呢。这个必须得处理一下。而且,伤口看起来不算深,但脸上弄不好,会留疤的。”

    秦先红下手也够狠的,指甲看起来也不尖,却愣是凭蛮力在自家二婶的脸上划出了两道长短不一的口子。

    鲜红的血从伤口处流出来,几乎要沾染了自家二婶的半边脸。

    也是二婶她自己看不到,不然这会儿绝对不可能这么镇定。

    “是啊。廷芬,还是让罗妮帮你赶紧处理一下,把血止住吧。”

    不然,怪吓人的。

    秦先红也真是,罗长友都将廷芬拉住了,她还趁机下手,太过了。

    众人心里想着,纷纷出言劝顾廷芬。

    顾廷芬见状,心有猜测,便不在吭声,跟在罗妮身后,进工棚处理伤口去了。

    “嘶。”

    医用酒精,刚碰触到伤口,顾廷芬就疼得倒吸了口凉气,她没忍住问罗妮道:“我脸上的伤,是不是很严重?不是真的会留疤吧?”

    秦先红当时那一下来得太快了,她都没反应。后来感觉脸上湿漉漉的,她抬手一摸,才知道自己脸被抓破了。

    现在,痛觉神经好像才反应过来。除了罗妮正在帮着消毒的那一处伤,另外一处,她也开始感觉到刺痛了。

    特别是说话,牵扯到伤口时,那种刺痛就尤其明显。

    罗妮拿着棉签,动作仔细,“看着是有点看恐怖。主要是留了不少血。不过,只要注意点,别让伤口感染了,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不过,辣椒、酱油之类的,这期间您最好是别吃了。”

    等回头,她再兑点空间泉水到酒精里,让二婶天天擦,保证伤口能恢复得很好。

    但,这也就是她有法子。要是没法子,她家二婶脸上留疤留定了。

    没想到秦先红这个人,不但爱挑拨生事,打架也是一把好手。

    罗妮面无表情的垂下眼,掩住了眼底的那一丝冷意。

    不知道罗妮心里瞬间想了那么多,顾廷芬一听不会留疤,松了口气,“那就好。辣椒、酱油之类的,伤没好,我肯定记得不吃的。”

    这可是脸,留了疤,那就等于破相了。但凡女人家的,谁能不在意?

    “哼,秦先红也就这能耐了。趁着你二叔拉着我的时候,拿指甲抓人。还喊人来!呸!来了我也不怕。”

    “今天这事,明明就是她耍浑。等她家男人和儿子来了,我倒要当着他们的面好好说道说道,看他们到底哪里来的脸!”

    “还污我跟你二叔,贪你出的修路的钱!我看就是她自己见不得光的事情做多了,才会看谁都和她一样!我呸!”

    顾廷芬任由罗妮一边给自己处理伤口,一边气不过的和罗妮吐槽道。

    罗妮一直听着,没吭声。她认真给顾廷芬清理完伤口,消完毒,又上了点止血的药粉,这才剪了块干净的纱布,小心的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顾廷芬看着她捯饬纱布,愣了下,“还要上纱布?用创可贴就可以了吧?”

    罗妮摇头:“创可贴不太透气。纱布好一些。”

    而且,其中一道伤口太长了,创可贴根本盖不住。

    当然,后面一句,罗妮没说出来。

    顾廷芬虽然早晚都会知道她脸上的伤,到底有多严重。但现在,告诉她就等于往火山里扔地雷。万一她一受刺激,又跑出去和秦先红打起来,那就麻烦了。

    刚他们吵架的时候,罗妮就已经给村长和三爷爷去了电话。说不得,过一会儿人就来了。现在实在没必要再和对方多费口舌,多生事端。

    事实上,村长来得很快。随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个拎着工具包的年轻人。

    罗妮见状,眼神闪了闪,心想村上看样子是打定了主意,给秦先红换地了。不知道这回,秦先红会不会还是和之前一样,咬死了不同意。

    “村长。”

    秦先红和顾廷芬打了一架后,就坐在地上骂骂咧咧的一直不起来。不管旁边的人怎么劝都没用。众人便索性任由她去了。

    她一听人唤村长,转头看过去,见果真是冉东福,便一拍大腿,大声哭诉起来,“村长,你可算来了!你要给我主持公道啊!顾廷芬和罗长友两个不要脸,联合起来打我一个!不但把我脸打肿了,还把我推到地上。我痛得直到现在都起不来!”

    “村长,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说法!”

    冉东福听得嘴角直抽抽,“有什么话,站起来好好说。坐地上像什么样子!”

    秦先红一滞,不情不愿的从地上爬了一起来。

    动作利索的很,哪里有一点她刚说的摔伤了的样子。

    冉东福见状,无奈的摇摇头,转头问罗长友,“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动上手了?”

    罗妮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只说了秦先红为地的事,到工地上来找罗长友闹来了。到底赔钱还是换地,让村头派人过来走正规程序,处理一下。

    以免耽误工程进度。

    因为这条路,冉东福最近这段时间,可没少被上级领导召去汇报工作。一心就盼着罗家湾这边,能赶紧着将路修好呢。

    一听秦先红又闹了起来,他当即就让人带上量地的工具,过来了。

    哪想到,一到地方,就被秦先红的一通哭诉炸了耳朵。

    罗长友也没隐瞒,一五一十的将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村长听完,只觉得脑壳疼。

    秦先红这是摆明了不要地,只要钱了。但村头要是有余钱,他早就将补偿金给她了。也免得她这样隔三差五的闹。

    最后这笔钱,再怎么吵,也还是得落到罗长友他们头上。

    但罗长友之前和他说了,他们这边现在是能拿出来这笔钱。但修路花费不菲。即便他和工程队的负责人,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帮忙打了一些折扣,整个报价也高达七十七万。

    而且,眼看着最近水泥价格又涨了。这工程最后的实际造价,肯定会超出预算。

    这还不提后面还要做绿化,设置护栏等安全设施了。方方面面都需要钱。

    现在根本说不准上线在哪里。

    所以,罗长友这边希望村里尽量协调,让秦先红接受换地。将钱尽可能的省下来,用到修路上。

    冉东福觉得他的考虑是有道理的,毕竟这条路,寄托着太多的人的期望了。无论是村头,还是罗家湾的人,都希望这条路能修得尽善尽美。

    但秦先红这个人,以前他就打过交道。浑得很。这几年被她儿子接到城里去住,他以为她收敛了。没想到脾气非但没一点变好,反而更浑了。

    说什么都不听,简直油盐不进!

    现在还张口说人贪钱,和人打架。

    这真是……

    冉东福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道冉东福一瞬间就想了那么多,顾廷芬见他脸色不好,忙解释道:“村长,这事怪我,太冲动了。不过,秦先红她张口就污我和长友,吞了罗妮给的钱。我真是气急了。不然,我不会和她动手。”

    秦先红冷哼,“你哪里是气。我看你们明明就是心虚!”

    顾廷芬气急,“我们怎么就心虚了?你说我们贪钱,你有证据吗?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你就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