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我家贺先生很高甜 > 章节目录 第330章:婚前!(1更)
    改了路向,他们直接抵达了别墅区。

    毕竟老宅那边并不是很方便,贺母和另外两位贺夫人就过来这边招待季老太太他们。

    下了车,夏冉和季思微看到这幢别墅,眼神闪烁。

    贺母迎上季老太太和季曜辉,看到旁边的夏冉还有季思微,脸上笑容淡了些。

    夏冉怎么也是季曜辉现任老婆,季思微也是季思意名义上的继姐,也不能阻止对方过来观礼。

    等观了礼,人再送走就是了。

    贺母连忙将季老太太几人迎进门,又给贺绪使眼色。

    “这里先交给你们,我带小意回老宅。”

    贺绪对贺母和贺大夫人他们道,然后就带着季思意离开了。

    季老太太和贺母相处过一段时间,所以交谈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困难。

    季思微和夏冉被忽略在外,那滋味别提多难受。

    季思微现在混在娱乐圈是有些小名气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么快的时间里站在那样的高度。

    完全是因为她自身的条件。

    利用潜规则走上这条路,其中的风险和委屈也只有她知道。

    所以她才会想要和季思意重新打好关系。

    可惜,已经晚了。

    “趁着还有两天的时间,我带你们在京城里转转,季阿姨您看……”

    “正好我老太婆要在京城办些东西给小意,”季老太太欣然答应了。

    贺母马上安排他们吃饭休息,别墅很大,这里的房子足够塞几十个人进来,房间也已经分配好了。

    这边有贺母他们在,不会有什么乱子。

    季思意跟着贺绪回贺宅见老爷子,这一次看到老爷子,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爷爷。”

    从季思意回来后还是第一回面见严厉的贺老。

    贺老沉着隐藏犀利的眼看了过来,虽然是一瞥,却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力。

    季思意稍微避开了老人家的扫视。

    “婚后的半个月,先暂时住在老宅,这是我给你们定下了的规矩。”

    贺老的话一落,季思意就觉得有些窘迫。

    因为她太能折腾了。

    所以贺老才会定这么个规矩吗?

    贺绪道,“我会安排好,劳爷爷费心了。”

    “好好过日子。”

    贺老放下这话就让他们出了书房。

    季思意站在门廊前,看着院中不知名的花树,道:“家里人都会回来吗?”

    “看情况。”

    贺绪也不敢说得太准确。

    他们的婚礼固然重要,但边防的工作却更重要。

    贺家也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季思意道:“爷爷的身体最近都还好吧。”

    贺绪点头,“有这么多医师看着,不会有什么事,上次之后就没有再犯毛病了,身体反而更好了些。”

    “这样我就放心了。”

    上次做那事,季思意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过于鲁莽了。

    贺绪伸出温厚的手掌覆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一揉,似一股电流麻酥了整颗脑袋。

    季思意仰起脑袋,没看清贺绪的神情就看到侧廊的位置站着一个人。

    “家里刚刚忙活完,我想你们也该回来了。”

    贺盈的声音夹带着一种软绵的针。

    贺绪面无表情,淡淡点头:“三姑。”

    季思意也跟着叫了声。

    贺盈在季思意的身上扫过,“思意的身体没事了吧?”

    “已经没事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家里传的是什么,季思意还是顺着答了句。

    贺盈看向贺绪,似无意的问,“你爸他们能赶得回来吗?毕竟是儿子的婚礼,总不能连个脸也不露吧,这让季家那边怎么想。”

    贺绪挑眉,淡淡道:“三姑似乎对贺家的情况不太了解。”

    贺盈嘴角微微一抽,没话说了。

    季思意觉得有些好笑,这个贺盈因为不喜欢自己,所以就想着法子对自己。

    刚才贺绪一句话,也就是直接将她排除在贺家外了,她要是敢回应一句,就真的自摘了。

    贺盈扯了扯嘴皮,挤着笑道:“季家那边都安排好了吗?需要帮忙的一定要开口。”

    “不劳烦三姑了。”

    嗓音依旧不冷不淡。

    傻子都听出来,贺绪已经不高兴了。

    贺盈可以不喜欢季思意,却不能在贺绪面前来硬的。

    贺盈寻了个由头,转身就走了。

    季思意觉得贺盈有些过头了,这种时候想要给人添堵,不是自讨没趣吗?

    言语之中暗指她有疾,也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让她难堪,对贺家又有什么好处?

    贺绪接到了张竞寒的电话就出去了,季思意想着要回别墅那边看看,路不同,贺绪就让家里的司机将季思意送过去。

    半路的时候,季思意让司机转了一个弯,去了韩修实的别墅。

    再见到韩歆,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人也胖了好多。

    不似几个月前那个瘦如骨的女孩,现在隐隐还有些发福的状态。

    “小意意!你来了!”

    永远没心没肺的韩歆,撑着个大肚子朝她扑来。

    季思意吓了一大跳。

    伸手将人扶住,脸色铁青道:“你不要命了!”

    “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嘛!”

    “你还敢说,差点被你吓死。”

    季思意将人扶好坐下,打量着她的变化,总算是养出个人样来了。

    “小英英没有和你一起?”

    朝季思意身后瞄了好几眼没有看到陆英,韩歆略一失望。

    她一个人闷在这方圆之地,别提多郁闷了。

    要不是有韩修实陪着,她都要被闷死了。

    “她还有点事处理。”

    “婚礼那天我也要出席,”韩歆郁闷的看着自己的肚子,“说好了要做你们的伴娘的,我食言了。”

    “你能幸福就好,伴娘不是还有陆英吗。”

    “你也不怕小英英抢了你的风头,”韩歆揶揄了句。

    季思意摇头一笑,“让我摸摸看。”

    伸手去摸韩歆的大肚子,硬硬的,没有什么感觉。

    可看她撑着,觉得有些难受。

    韩歆斜瞄了眼季思意,笑道:“你和贺总裁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闻言,季思意略一愣。

    “再等等。”

    她的眼神微微一暗。

    她有些害怕。

    害怕孩子和她一样,经受怎样的痛苦,只有她自己明白。

    “怎么了?贺总裁不想要?”韩歆脸上笑容敛尽,“不会吧,贺总裁不像是不喜欢孩子的人啊。”

    “是我自己的原因,”季思意替贺绪辩解了句。

    韩歆翻了个白眼,“你干嘛这么小心翼翼的。”

    贺绪天天绷着个脸,不会笑,情绪也没有,跟这样的人相处,心脏病都被吓出来。

    韩歆同情的看着季思意。

    “我没有……”

    “明明就有。”

    季思意默然。

    她只在韩歆这里停留半个小时就出门了,车子走出半路就碰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驶过去。

    从季思意的这边窗口往侧一瞧,就看到韩父那张脸。

    对面的车窗是开着的。

    “停车。”

    季思意的话音一落,司机就停了下来。

    “三少夫人,怎么了?”

    季思意扭头朝身后看,只瞥见车屁股。

    沉吟了下道:“回去。”

    司机再次将车开了回去。

    在韩修实的别墅外,停着的正是刚才她看到的那辆轿车。

    车刚停稳,季思意就打开车门下去。

    一直没有往里走的人听到动静回头看到她,眉头皱了起来。

    “是你。”

    “韩叔,好久不见了。”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韩父的声音有些阴郁。

    相较数月前,韩父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显然被折腾得不少。

    “小歆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韩叔这个时候不该来打扰她。你们韩家差点害了她的性命,实在不应该再出现了。”

    韩修实在别墅的附近安排了保镖,只要韩父走进去,肯定会被拿下。

    但季思意怕有个万一,这样对韩歆有危害的人,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韩父愠怒道,“这是我女儿,做父亲的来看女儿,还得需要你们这些外人同意。”

    “我只看到你们做父母的如何伤害自己的孩子,”季思意眸光一沉,“我希望韩叔能够理解我们这些做‘外人’的担忧。”

    韩父老脸一沉。

    连外人都知心疼他的女儿,而他这个做父亲的却想着如何从女儿这里拿更多的好处。

    甚至是不惜代价用那样的手段逼女儿去联姻,结果是姻没有联成,反倒是折兵赔了夫人。

    韩父深深的看了季思意一眼,没有提几个月前的那些话,转身上了车就扬长而去。

    看到人走远,季思意才离开这边。

    中途接到了马部长的电话,季思意觉得有些意外。

    “马部长?”

    “知道你在京城,还是得提前恭喜你一声!”

    马部长的声音略带着几分爽朗。

    “您又怎么知道我回京城了。”

    “贺家的婚事,谁人不晓?”马威远哈哈一笑,“等你们这对新人的喜酒,可是很久了!这一回,可不能再跑婚了!”

    “马部长真会说笑。”

    “前几天我去了趟老人家那里,老人家让我带了份礼出来,”马部长感慨道,“你可是第一个让老人家关注的人啊!”

    这话说得季思意一愣。

    她没想到那位老人家还记得自己,之前答应帮忙也是因为贺老是贺绪的爷爷,反过来她还得感谢老人家指点呢,没有老人家的意思,她也见不到程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