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农门福女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五百两 (二更)
    大家纷纷说不介意,他们当然只能说不介意了,现在可是他们求着张月娥,想要买她的西施豆腐,而不是张月娥求着他们来买西施豆腐!

    “这样不就好了么?大家放心,大家都有份大家都有份!”赵掌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才他看那几个掌柜的差点打起来了,同时赵掌柜十分的庆幸!自己第一个发现了张月娥,第一个买断了西施豆腐!

    他可是听说了,丰源楼买断丰县的西施豆腐,足足用了一百五十两银子!

    而他们美味居只用了八十两!赵掌柜觉得自己赚翻了!

    “既然张老板现在每天能做四百斤豆腐,美味居和丰源楼各占了一百斤,那这剩下的二百斤,你们这么多人也不好分,不如就都给我们状元楼吧?!”状元楼的方老板一边摸着自己的胡子,一边得意的开口说。

    其他人听了方老板说的话,全都震惊的看向了他,“方老板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们这么多人怎么不好分?我觉得我们广元居也可以分一百斤吗,你们状元楼一天要二百斤豆腐,吃得下这么多吗?”

    “你可能有所不知,现在府城食豆腐之风盛行,就这二百斤我还怕不够呢!倒是你,你们广元居所在的冯远县可没有吃豆腐的这个习惯,你要一百斤,能吃得下这么多吗?”方老板将冯掌柜说的话,又如数奉还给他了。

    “就是啊,你们广元居可别眼大肚子小,要了这么多豆腐,到时候卖不出去,可就烂在手里了,这不是糟蹋东西么!”

    “嘿!你这话怎么说的?我们广元居怎么就吃不下这么多豆腐了?我们那的人虽然不像清平县这里的人那么爱吃豆腐,可是我们县人口多啊!这一百斤我还怕不够呢!”

    “行了行了,大家都别吵了,都想要剩下这二百斤豆腐,这还不简单?那就用竞拍的方式来拍这二百斤豆腐的买断吧。”江老板在一旁出谋划策道。

    赵掌柜看了一眼江老板,心里忍不住鄙视他,姓江的这是觉得自己这一百五十两的买断银子太高了,心里不平衡吧。所以才让这些掌柜和老板竞拍,哎哟,那他岂不是更赚了?赵掌柜乐呵呵的说,“我看这个主意好,你们也别难为张老板了,现在就剩这二百斤的豆腐了,你说给谁不给谁?也太难选了,不如你们就一人出一个买断价,谁出价高就归谁怎么样?”

    那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还能说什么?他们谁跟张月娥都不熟悉,自然也没有人情可走,更何况张月娥还是个女子,他们就算想走人情也不合适,都得避嫌!没看这雅间的房门都没关上吗?留了一条缝,就是为了避嫌的!不然他们几个大男人跟一个弱女子在一个屋子里,不开着门,让人知道了,指不定会传出去什么伤风败俗的谣言呢!

    “行!就这么办!”

    “我同意,价高者得!”

    “我也没意见!”

    张月娥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她话还是要说清楚了,“其实各位老板并不需要着急,人手问题不难解决,只要稍微等一等,年后这豆腐就可以供应上了。”

    那几个掌柜和老板你看你我看我,脸上的表情犹豫不决。

    “张老板所言极是,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们的生意还能做吗?不如这二百斤豆腐都给我们状元楼吧,我们在府城,这过年时候的生意照样红红火火!”方老板十分自得的说。

    “呸!方老板我咋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都给你们状元楼,那我们怎么办?”

    “就是啊!你们抓状元楼可别想他独吞!”

    “几位稍安勿躁,其实也就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各位若是能不急,还是可以参加竞拍,价高者得,若是可以等的,那就等一等,相信大家不差这一个月的时间。”

    快过年了,这招工也得等过年之后了,谁家大过年的跑出去给人干活去?没有这样的道理。

    “我看行!你们也别吵了,就这么着吧!”赵掌柜一锤定音,他看向张月娥,“不知道张老板认为这底价要多少?”

    “底价一百五十两一年,二百斤豆腐分成两份,价高者得。”顿了一下,张月娥又真心实意的建议道,“我真的觉得你们不需要这么急,过完年我就招人,肯定误不了大家做生意。”

    张月娥不说还好,她这一说,原本有些犹豫的掌柜,立马就不犹豫了,试想一下,江老板自从开始卖豆腐菜,这一个月的利润可是涨了一百两啊!因此,这买断费,只要不超过二百五十两他们就亏不了!

    所以,立马就有人叫价了!

    “我们广元居出一百六十两!”

    “状元楼一百八十两!”方老板看了广元居的掌柜一眼,眼中满是势在必得!

    “我们贵宾楼一百九十两!”

    “我出二百两!”

    “我出二百三十两!”

    大家犹豫了一下,广元居的掌柜咬咬牙,喊话,“我们广元居出价二百四十两!”

    “二百五十两!”

    “二百五十两!”

    雅间内安静了一瞬。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张月娥定睛一看,喊价的正是状元楼的方老板,还有一个自从张月娥进来就没有说过话的年轻男子。

    “这……小陈老板,这可是二百五十两,你能做主吗?”赵掌柜不确定的问道。

    那年轻男人笑着说,“张老板放心,我们现在就可以把契约签了。”

    “还有没有加价的?”方老板停顿了一下,见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有人在网上叫价了,然后就说,“既然没有人叫价了,那这每日二百斤豆腐就由方老板和小陈老板获得!”

    剩下的那些人惋惜的摇摇头,他们虽然很想拍下这一百斤豆腐,但是这买断银子一到二百五十两,他们这一个月就没得赚了,所以他们只能遗憾放弃。

    不过他们到是不酸,这买断费提高到二百五十两一年,这两家要是能在一个月的盈利提高一百两,那还有的赚,若是不行……那可就亏了!

    张月娥跟方老板和小陈老板谈好时间,三人当场就签了契约。

    “事情既然已经谈妥,那我就不久留了。”

    “张老板留下吃个便饭再走?正好也尝尝我们美味居的豆腐菜怎么样。”赵掌柜挽留道。

    “美味居能跻身清平县第一大酒楼,经久不衰这么多年,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若是往日我定然留下来叨扰一二,奈何我公婆相公他们还在等我,我不便久留,还请赵掌柜海涵。”

    赵掌柜一听,立马热情的说,“那有什么的?正好吧解元公一起请来,我做东,请你们尝一尝美味居的豆腐十八珍!”

    “解元公?赵掌柜你说的可是解元公徐有承?!”方老板眼睛一亮。

    “正是他!”赵掌柜十分自得的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解元公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那还真了不得,没想到张老板居然是解元公的夫人,失敬失敬。”

    “方老板谬赞了。”张月娥脸色微红。

    在众人的恭维声中,张月娥终于离开了美味居,走出美味居的时候,她脸上还是热热的,但是心里却与有荣焉!

    进去的时候张月娥身上就带着几颗碎银子,但是出来的时候,她怀里却揣着五百两巨款!张月娥脸上却跟没事人一般,只是五百两而已,她坚信自己以后能赚到五千两甚至五万两!

    张月娥怀揣着巨款,来到徽记成衣铺,刚一进去,就听到宋春花说,“买这么多身衣裳干啥?我跟你爹一人买一身就够了,不要那个,那个穿上不得干活,就要最普通的那个棉布的就行了,你媳妇赚银子可不容易,你不许瞎给她造!听见没?!”

    张月娥心里暖暖的,她走进去,笑着说,“一身可不够,娘你当时咋跟我说的?肯定让有承给你多挑几身新衣裳!这才挑了一身咋就够了呢?”

    宋春花一看到张月娥,刚刚还板着脸训儿子呢,立马就笑的跟花开了一般,“月娥啊,你可过来了,咋样?赵掌柜找你谈什么事情?”

    “赵掌柜是中间人,有人要跟我谈生意,已经谈妥了,过年这段时间,娘你跟爹要跟着受累了,以后每天要做四百斤豆腐了。”张月娥没有说的太详细,但是又不想让婆婆以为自己故意瞒着他们,便说了一个大概,相信她这么说,婆婆应该能明白过来。

    果然,宋春花在心里暗暗的算了一下,多做二百两豆腐,那就是多了两个酒楼定豆腐,那也就是说,多了两笔买断银!

    我滴个乖乖!

    宋春花不由的在心里算开了,一个买断银子是一百五十两,那两个不就是三百两了吗?!

    宋春花觉得自己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我的天老爷唉!当初她就觉得自己儿子挺能赚银子的了,一边读书一边赚银子两不耽误,结果呢?结果娶了一个儿媳妇,更能赚银子!半个时辰都不到,又赚了三百两银子!

    宋春花还不知道这两笔买断银子是二百五十两一个呢,若是知道了指不定要多惊讶呢!

    “所以娘,您放心,咱家不缺银子,您啊,就跟我爹多挑几件衣裳,除了过年穿的,平时也要穿啊!这都是我跟有承孝敬你们二老的!”

    “好!买!我儿媳妇孝敬我的,我干啥不要!穿上儿媳妇给买的衣裳我也出去显摆显摆,让他们看看,我儿媳妇多孝顺!”

    徐有承在那里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宋春花都没有松口,而徐忠当然是听宋春花的。可张月娥一过来,没说两句话呢,宋春花就一口应了下来。

    旁边的活计赶紧说,“大娘好福气啊!儿子儿媳妇都孝顺!”

    宋春花一挺胸,“那是,我就敢说我们村没有比我儿子跟儿媳妇更有能耐更孝顺的了!”

    伙计却没当回事,不过,管她儿子儿媳妇咋样呢,只要肯出银子买衣裳就行!

    张月娥给宋春花挑,宋春花给徐忠挑,最后给宋春花挑了三身衣裳,给徐忠挑了两身,徐苗也没有露下,给她挑的最多,足足有五件新衣裳,张月娥是这么想的,徐苗年纪也不小了,过几年就要及笄了,在这么跟假小子一样到处跑可不行,得有点女娃娃的样子。所以给她挑的衣裳都是什么鹅黄色,嫩绿色之类的颜色,就是想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女娃娃。

    张月娥也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给徐苗都挑了这么多件衣裳了,她自己怎么可能会不买?不过她只买了两件衣裳,倒是给徐有承挑了一件大氅。

    现在天气冷了,晚上徐有承读书的时候,就算放了好几个火盆,也觉得冷的不行。

    张月娥他们一家子俨然成了成衣铺的大客户,一共挑了十来套衣裳,虽然都不是什么名贵的料子,但是加在一起价格就可观了不少,再说那一件大氅就要三十两银子!

    最后付账的时候,张月娥特意背着宋春花去的,就怕宋春花知道了价格,会觉得心疼。

    这十来件衣裳加一件大氅,足足花了张月娥八十多两银子!

    付完账之后,张月娥十分庆幸自己瞒着婆婆,不然她要是知道这几件衣裳就要八十两银子,肯定得嚷嚷着不要了!

    这次可是张月娥小看宋春花了,她一直都听着价格呢,张月娥去付账的时候,她就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价格,最后算下来价格之后她心里也咯噔一声,觉得是不是太贵了?可是她在一看徐有承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变,张月娥去付账的时候也是高高兴兴的,她又一想到,今天张月娥赚了三百两银子,买几件衣裳的银子还是有的。

    虽然太浪费了。

    宋春花不是舍不得银子,而是觉得她跟徐忠这两个老的,不需要穿多好的衣裳。

    可这时候要是嚷嚷着不要,肯定会让大郎和儿媳妇脸上难堪。

    儿媳妇先是是张老板,大郎也是解元公,她可不能给儿子儿媳妇丢人!

    这样想着,宋春花就昂起头。

    ------题外话------

    二更又迟了,评论里抽小宝贝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