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最新乱200篇(H)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569
    得意了,第一天下来,我就开出了15条西k,除

    去所有成本,竟赚210元,这个数字我到现在也没有忘,也算是我人生的第一

    桶金吧。

    下班后我和我旁边摊位的老葛去了泗y海鲜城搓了一顿。

    说起这个老葛倒是和我挺有缘,老葛其实也不老,也就是四十多岁,92年

    祥云市场的摊位很紧张,我经多方打听也没找到摊位,后来条子给我介绍他老爹

    的一个朋友,找到了当时的这位老葛。

    老葛是在祥云卖nv内衣、文x、丝袜什么的,原来有二节柜台,后来生意有

    点淡,便打算将一将柜台转让过去,这就碰到了我,老葛这人挺不错的,也够照

    顾我,连他在祥云市场的宿舍,也让出了一间屋给我住,每月只收我该j的50

    元房租费。

    洒桌上,我连敬了老葛三杯酒,笑说对老葛说:“葛叔,你说你一个大老爷

    们,卖这些nv内衣k的也好意思啊。”

    老葛笑着说道:“原来是你婶子g的,后来你婶子生孩子,以后都就我来g

    了。”

    我看了看老葛那张饱经沧桑老脸笑了笑说:“我还没见过婶子来,哈哈,我

    原以为葛叔没结婚来。”

    老葛红着脸道:“你当我真是老光棍啊。不过你说的也是,总不能老让媳f

    在家待着,我准备在祥云东侧再租了一个摊位,这边得让你婶子过来帮忙了。”

    我笑着说:“你是老婆孩子一起上啊。”

    哈哈一声笑中又喝了j杯洋河。

    酒足饭饱后,我带老葛去了川子洗浴城,找个小姐连推带搡的把老葛推进

    包间。

    6月5日,天又开始热了,这j个星期,整个市场的生意都很淡,今天是周

    六,和老葛、市场部的张经理、保安小磊子打了一下午的牌,愣是没打过一圈,

    索x早早的和老葛收摊。

    “老葛,今晚上去还去川子洗澡去。”我道。

    “唉,今儿不去了,你婶子今天过来了,回家一起吃吧。”

    本来想去洗浴城的,后听说老葛的媳f要来,顿来精神。

    “好好,看看婶子去,哈哈”我笑着说道。

    “到家可别乱说我和你经常去洗浴城,听见吗,死小子。”老葛小声的嘀咕

    着。

    “知道拉,你当我真这么笨。”

    离老远果然看到老葛家院里站一个nv的,待我进了屋门,看到老葛的媳f,

    吓了我一跳,你猜是谁,正是上年我去泗y做在中巴见到的那个带孩子的fnv

    文秀。

    文秀也吃了一惊,但很快恢复了表情。

    钣桌上,老葛给文秀简单介绍了一下我,我没多说什么话,只顾吃着米饭,

    偶而偷看文秀的脸,文秀一直没敢看我,只顾着吃着饭,这也是我第一次明白

    “心照不宣”的意义。

    老葛那天也没说什么话,能感觉老葛身上的yu火上身。

    我的吃完饭,早点回了自已的屋,心道:今晚有好节目。

    老葛看来精力还是很旺盛,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听着老葛屋里的床吱扭吱扭的

    叫和老葛粗壮的喘x声。

    为了生意,为了和老葛保持良好的关系,虽然我经常和文秀说话聊天,但我

    尽量保持着和文秀的距离,有些事要发生的,迟早也会发生。

    6月24日老葛去了义乌进货,估计最快也要3天才能打货过来。

    这天是文秀给老葛看摊子的,晚上我吃完饭,看到文秀穿个大k衩,撅着

    g正在摆弄着各式各样的x罩,收拾存货。

    电风扇嗡嗡吹着她略微上浮的短背心,我有点按纳不住,假装跑到老葛的屋

    里看电视。

    “文秀婶,小孩子呢”

    “在家了,她姥姥看着。”

    我看着她白n的大腿,笑道说:“文秀婶,你们现在卖内衣的款式哪款比较

    适合你。”

    文秀的脸有点红:“哎,俺这个年龄还能穿啥好衣f。”

    我笑着说:“哪能啊,文秀婶你这身材穿什么样的内衣不行啊,哈哈”

    文秀的脸更红了转过头对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这句话分明在挑逗我。我说道:“文秀婶,你穿一下那个文x给我看看好不

    好”

    文秀没说话,走过来一把扭住我的耳朵笑着说:“话真不要脸。”

    话已至此我哪肯放过,心里想,老葛啊,老葛算是兄弟对不起你拉,今晚上

    我要上你老婆了。

    我一把搂住文秀:“文秀婶,你可把兄弟我想死了。”

    文秀想要挣脱,没挣脱开,闭上眼睛,任由我亲吻,我顺手把蚊帐挂下来,

    把文秀的凉鞋脱了下来,扯下了她的大k衩。

    文秀里面穿着内hse的内k,见我把她外面的k衩脱下,害羞的把两条腿并

    的紧紧的,我像公狗一样,趴在文秀的身上,一手抱着她的腰际一手,解开她的

    发夹,她那略烫过的卷发散下开来,看到这一幕我不由的想起我的妈妈,我想得

    到却未得到的妈妈。

    我吻着她的脸颊,耳朵,脖子。老葛可能从来没给过文秀这么温柔的待遇,

    文秀面红耳赤,闭紧牙关,略微呻y着:

    “嗯嗯”

    想想当时文秀害羞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三十七八岁的f人。

    我小心的褪去她的小背心,她里面穿着和内k一样颜se的ru罩,我背过手解

    开文秀的ru罩系带,ru罩滑脱下来,饱满的n子略微下垂,n头有点发黑,我心

    道:“老葛啊,你老婆的n头是被你摸黑的吧。”

    文秀识趣的剥去内k,老葛老婆双腿间的黑se三角从林呈现在我面前,我用

    手轻轻的扣着文秀的尻,她那里早已溃不成堤。

    随着她浓烈的呼吸,嘴也跟着呻y起来:“嗯哼啊哼噢

    别噢受不嗯”

    我抬起了文秀的大腿,跨在她两腿之间,把大j巴cha进她的小b,感受着乐

    趣,妈的算起来,我的处子之身是丢在洗浴城的,可惜啊

    “啊嘿啊嗯小叔g啊哼”

    我疯狂的choucha着文秀的b,叫唤着人间不公。

    “g死啊老葛你媳f的b真好c

    啊”

    “小叔新老公g死婶婶子不行嗯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