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最新乱200篇(H)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567
    男的说:“你什么意思啊,小子,打我的主意啊”

    听了这话条子也忍不住了,我想我的腿不好,这才先忍你一忍,我拍了拍条

    子,小声道:“兄弟咱先走”飞起轻快的小脚板,跑了。

    呵呵,是不是很无聊的一段,那时候我做梦也想不到那nv孩会是我现在的老

    婆。

    林妍雪以后的j个星期里,还是一样的无聊,爸爸大部分时间都吃睡在团部

    里,偶有回家来一两天和妈妈过夫q生活,而我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妈妈在

    一起,前j个月的事我一直都没有忘记,我尽量的压制心中的yyu不去想她

    8月1日建军节那天,我哥哥从军校回来了,妈妈那天特别高兴,中午做了

    一桌好吃的。

    我和我哥哥感情也很好,说着话哥哥塞给我一百元钱,说要我买点吃的什么

    的,我感动的差点流出眼泪。

    晚上老爸也特地回来了一趟和哥哥寒暄j句,我说:“爸爸今晚带我们吃大

    排档。”

    老爸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爸爸晚上去泗y,你陪你哥在家吃吧。”

    爸爸临走的时候又塞给我们哥俩各二百元钱,呵呵一下子多了三百元钱,我

    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晚上老妈做了一大桌子菜,我那有心吃饭啊,和哥哥聊了一会,便扯个谎子

    对妈妈说:“条子姑妈家办白事,我今晚去帮忙,不回来了。”

    妈妈光顾和的我哥聊天了也没搭理我,我就跑了出来,一出来才发现今天不

    该出来,条子去文化宫打球去了,斌斌这小子也不知道跑那去了,实在没事g。

    我钻进了录像厅,想看了通宵,谁知道看到11点多公安检查,全给赶了出

    来,一帮人骂着叫着退票,我叫唤了两声,想想看来实在没地方去了,正好今天

    老妈上夜班,回家看h吧。

    回到了家,我小心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哥哥

    了不知道上那去了,正合我意跑到我爸妈的屋里,关上门,chou出子正准备往机

    器里放,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回自已屋是不可能了,环顾四周,只能躲在床下面了,我连人

    带录像带一起拱进了床下面。

    我刚进入床下,外屋的门就打开了,我屏住呼吸听见是两个人进屋的,听见

    两个人很话。

    “振春回来了吗”好像是个男的在问。

    “这个点不回来,他晚上肯定不回来了。”是妈妈的声音,听的出来是妈妈

    的声音。

    我还没来的急想紧接着这屋的门也被打了,一个穿着黑短裙的腿进来了,确

    实是妈妈,虽然我只能看到她的腿,但是那条裙子是爸爸从上海给妈妈带来的,

    接着一个穿着男k的人也跟着进来了,感觉好像是我哥哥。

    我的心很急促的跳了起来,只见妈妈走到床跟前,离我好近,都能看见她脚

    上丝袜的纹理,我吓的一身冷汗。

    听见妈妈对那个男的说:“今晚你爸去泗y了,你弟弟肯定也不回家。”

    那个男的走向卧室的窗口把窗帘关上,我抬起头仔细看了看那人,不错,那

    人确实是我哥哥。

    哥哥也走到床跟前,只看到妈妈和哥哥的腿搅到一起,好像是哥哥搂住了妈

    妈,哥哥的动作好大,差点踩到了我的头发。

    妈妈的k带搭拉下来,裙子也滑到了脚下,接着,那条我天天在洗衣间偷偷

    摸的粉红ru罩也搭落在地上,妈妈和哥哥好像上了床上。

    妈妈搭着腿,剥去了长统丝袜,略微s热的袜口,毫不留情的搭落在我的头

    上,终于妈妈搭在床沿上的两条腿消失了。

    当时我心里蒙了,知道下一步哥哥和妈妈g什么了,我不敢看确还想看,我

    小心翼翼的爬到床尾部,那有一个堆满衣f的衣架,我畏缩在衣f堆中窥视着床

    上。

    妈妈披着头发l着上半身平躺在床上,哥哥右手扯下了妈妈的内k,把脸凑

    头妈妈两腿之间,贪婪的t着妈妈黑黑的b。

    “啊勇儿啊嗯”妈妈大声的呻y着。

    我俯下头努力在想,那不是我平日所见到的妈妈,妈妈平日不是这样的,怎

    么事情会是这样的呢

    “啊妈妈我想死你了爸爸以后不在家都由我来g你吧

    嗯啊勇儿妈妈不行了快来吧”

    “妈妈啊莲萍妈啊你的b好s啊”

    哥哥爽的连妈妈的名字都叫了出来,我除了羡慕还能怎样,想想怪不得平时

    妈妈对哥哥总比对我好,怪不得哥哥每次回家,妈妈总高兴的要命。

    我稍稍抬起了头,愤怒的看了看哥哥爬到了妈妈的身上,妈妈撅起了g,

    哥哥那又粗又黑的j巴顶住妈妈的小b用力的cha了进去。

    哥哥抱住妈妈的g,把妈妈的两条腿搭在了肩头,叭吧叭嗒的choucha着。

    “妈妈啊s妈妈莲萍妈”

    “啊好勇儿g死妈了啊啊”

    “g你你个sb啊”

    “啊嗯呼啊”

    “噢勇儿我的好勇儿啊g妈了噢”

    妈妈和哥哥y声y语不断的钻进我的脑子,我不想在看了,我也不敢看了,

    我不敢想像,如果被妈妈和哥哥发现会有什么下场。

    那夜我躲在床下想了很多,很多,我极端不想再用手笔描写哥哥和妈妈在床

    上的情节,也许是妒忌,也许是愤怒,也许欺骗。

    那晚我没有睡着,直到早上妈妈和哥哥又做了一次ai才出了家门,我才拖着

    疲惫的身躯好好的趴在床上睡了一觉。

    八月二日下午,我醒了,总感觉昨晚像是一场梦,我跑到了卫生间,把妈妈

    换下来的n罩和内k搭在我的床上手y,算是泻了我心头的yu火。

    三

    1992年8月10日周一

    天气y北风34级

    今天气温2029度

    我一大早起来一边听着收音机一边吃着早点,又是一个无聊的周一。

    今天哥哥要回军校了,所以今天妈妈起的很早,和我那戴绿帽的爸爸一起开

    着车把哥哥送到火车站。

    站台上,哥哥握着我的手:“春儿,哥走了,今年怕是回不了家了,多照顾

    咱爸咱妈,特别是妈妈,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