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小说 > 最新乱200篇(H)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09
    。

    从此,我们母子俩过著形同夫q的生活,同时也从彼此的身上得到充分的x满足,唯一的障碍父亲所幸因为工作上需要经常出差的缘故,无形中制造了许多母亲与我亲热的机会,一直到我结婚为止,我与母亲的乱l关系共维持了十年之久,如今我的小孩也已经一岁多了,母亲偶尔还会藉口看孙子而偷偷跑来与我亲热,不但父亲不起疑,连q子都欢迎不已,只是母亲年事渐高,再也无法做像当年一夜四次的疯狂,有时也只能用互相口j来聊已自w。

    今年夏天,我特地安排了全家人到南投的山间出游,主要是要和母亲一同回味当年促成我俩这段因缘的小木屋和风雨夜。

    下午,母亲藉口要我陪她出去散布而支开了q子和父亲,母子俩人来到林间。

    我突然心中有许多疑问想对母亲说,正要开口的时候,母亲去先一步道出了我心中多年以来的疑h。

    其实十年前,当你提出玩蜜月桥的那一刻,我便起呢与你相好的念头,只是做母亲的怎么好开口谁知你这急se鬼,连你老妈也不放过,处心积虑的想占我的便宜,玩什么脱衣f的游戏,我只好装做是故意输你而不得不脱光衣f,否则你怎么有机会向我下手

    既然如此,当初你见我手y又为何要躲进浴室呢

    其实我心中也犹豫,一来是怕对不起你爸,二来是怕你会怪我陷你於乱l的罪名之中。

    后还怎么又想通了呢

    母亲笑著给了我一巴掌说道:还不是你偷了我那件最心ai的三角k

    小最喜欢喝牛n

    发信人: 无名

    标 题: 美与兄

    一、

    顺一到底是大男生,在学校时代也有喜欢的nv孩子,同父异母悦子就是顺一相当欣赏的nv孩子,两人从小到大,也有一段时间了,感情非常好,偶而的小磨擦,总在短时间便雨过天晴。

    悦子有日本nv人少有的姣美身材,她有著匀称的胴t,纤细的腰部,丰满的x部,和修长均匀的腿部,她的耻ao浓密卷曲,且富有乌亮的光泽。即使是在盛夏,她也从来不剃腋ao。

    因为她从前学过芭蕾舞,所以跳起灵魂舞来异常美妙,她的两腿更能够一百八十度的伸展开来。

    悦子是一个电视广告模特儿,她有时身著泳装,随风飘荡著一头乌黑的秀发替洗发精公司做广告,那种迷人的镜头使人不免引起遐思。

    小时候,顺一很喜欢叫悦子采骑马姿势,因为可以欣赏到悦子美丽的x部。

    悦子的ru房像hse电影的明星般地丰满高耸著,ru头尖尖地微向上翘起,且像小麦似有著沟状的纹路。

    悦子有著一头直直地流泻於肩下的长发,当悦子仰卧於床上的时候,头发随著她动弹的身t而不时磨擦她的脸庞和肩膀,使悦子不自由主地发出嘻嘻的微弱呓语,彷佛是nv人受到急行的车子溅水於衣f上时的叫声,或者是nv人突然被人叫住所发出来的惊吓声。

    悦子带有轻微的狐臭,而且在那个部位也有味道,可是这却增加她x感的魅力。

    天际还有一点残y,在云层中透出,看来宛如万丈金光,直s苍弩;后面渔火闪烁,别墅一角的不出的美和幽静。

    顺一伫立在台阶上望望天际,脸上神情,也有说不出的喜悦;日短夜长,真是人生及时行乐的时候,看看腕上手表七点二十分。

    一辆黑se大房车,由远处公路上疾驰而来,驶到别墅附近,车头灯小光变大光,大光又变小光。

    顺一手边的揿扭一揿,别墅大门两旁方形柱子顶上的八角灯亮了起来,那辆车也到近前,金漆大铁门也开了。

    房车驶了进来,顺一又按了钮,园内灯光随房车驶进,逐盏亮了起来。

    房车在台阶上停了下来,一个穿制f的司机,跳下车来,拉开了后座车门,马鹿野郎已走下台阶来了。

    后座内跨了出来的,是一个g娇百媚的nv人。

    她穿了黑se紧身丝绒大衣,短至膝间,露露出一双修长小腿;颈间围了一条白se飘荡;男x的短发,留了长鬓,长型的脸,七彩式的面,啊最新化妆。

    顺一上前伸出手又和她相握,然后笑说:

    欢迎芳驾光临。

    你怎么这么客气。这位夫人看看台阶后大厅一带说:客人到齐了吗

    他满面含笑说:七点三刻前一定到,我们准八点开席。

    说完他似侍从对待nv王一样,托起她一只手,陪她上台阶。

    到了大厅的玻璃门前,顺一推了开来,里面已是传来了悠扬的音乐,可是玫瑰红的落地帷幕,遮住了客厅,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在帷幕右手一边,是一道宽阔满铺地毯的大扶梯,直通上二楼,作半月形,左面是一间衣帽间。

    悦子刚正想把大衣脱掉,顺一笑说;

    楼上去脱吧悦子,乘现在离开席时间还早,我们到楼上有二十分钟谈话时间,开席后就没有机会谈这份公事了。

    刚才叫我夫人,现在叫找悦子了。悦子说:你倒改变得真快。

    顺一笑说:

    刚才有司机在旁,我礼貌上应当称你夫人和再向你欢迎的,现在不同。

    好我是想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和你谈谈。悦子已开步上扶梯说:现在确是适当的时候。

    他们上楼的步伐,好似跟随音乐节拍在走一样,二楼揭开一道帷幕,就是一间大起居室。

    这间起居室是厚厚的波斯地毯,内里沿壁放著一架大电视机,还有电唱机,录音机配合著,此外两张航空坐椅型沙发,正中是一张长方j,已有酒和杯放著。

    这起居室再没有什么别的,鹅h的丝绒落地帷幕,衬出华贵大方的气氛。

    顺一招待她坐下,倒了两杯白兰地,先递一杯给悦子。

    喝了一口之后,放下杯,顺一说:

    你把大衣脱一脱吧等一会丝绒碰到了,起极光就不好看了,放在电视机上面好了。

    他立了起来。

    悦子脱了大衣,那长ao围巾是镶在大衣上的,顺一接过,放在电视机上。

    悦子穿黑se织银丝的迷你装,肩头两条带,x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