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女生小说 > 颜控蜜恋史 > 章节目录 第501章 徘徊的心
    他要告诉她,他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个解释。

    人坐在办公桌前,手握着笔,才写下“亲爱的莫颜”五个字,往事排山倒海般重回脑海,心瞬间抽搐。

    他该怎么开口跟她说?

    说我不介意你胸口的刺青以及刺青暴露的方式?

    说我不介意你曾经脚踏两只船,不介意你在恋爱期间出轨,不介意你哪怕回国仍旧置他于不顾跟文豪相宿相眠?

    王承佑叹出一口沉重的气,遮上双眼。

    要命的是,这些听上去像反讽的话,并不是反讽,而是真的不介意。

    不是有口无心的不介意,而是冷静了两年,发自内心的不介意。

    但是他没有办法对着莫颜说出口,他怕莫颜知道他知道,他怕把话说开反而让莫颜感到难堪,他怕莫颜忽然内疚不肯再面对他……

    酒店的三张信纸早就团成团扔进了垃圾桶,电话给前台,前台送来的信纸也消耗过半,眼看垃圾桶要满出来,信,却没写满一行。

    怎么措辞,都过于凶险。

    一想到莫颜读信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打个寒战,同时内心的天秤不住倾斜:他已决定吞下的痛苦,没必要反刍给莫颜。

    不说,什么都不说。

    伤疤没必要再揭起,日子也能往下过。

    像重新恋爱一样,他不信他追不上莫颜!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王承佑从酒店出来。

    12月份了,难得魔都还有这样的艳阳。

    明亮而温柔的阳光普照大地,到处暖意融融,彰显着太阳的伟大力量。此刻的王承佑,同样信心满满。

    王承佑有王承佑的烦恼,文豪有文豪的焦虑。

    莫颜读研究生的第100天,看似王承佑策划的大型求爱失败,却对文豪产生了莫大压力。

    他手撑桌面,两臂敞开,目光逡巡在刚打开的快递上——一桌子泄了气的气球。每一个气球上,都印着表白。

    “颜,I??U,金河波光潋滟,不及你的容颜。”

    “颜,I??U,高三放学路上相携共乘的公交车,见证我对你的爱。”

    “颜,I??U,终身难忘,你我共遭‘绑架’的分分秒秒。”

    ……

    眼都瞪疼了。

    线人在电话里告诉他的细节,魔音穿耳般回荡在他的脑海里。令他产生焦躁、紧迫感。像是被命运攫住了喉咙。

    这两个月,他一直在挣扎。

    自从王承佑退伍归来,文豪明显觉得莫颜对他的态度变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自然而然地接受来自于他的关怀,她变得跟他疏离起来。

    这是一种征兆,意味着莫颜在为离开他而做准备。

    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眼见就这样一日一日地疏离起来,文豪难以忍受,却无计可施。

    尤其是莫颜还残忍地向他坦白一切,告诉他她还爱着王承佑!

    一颗心游走在善良和邪恶的边缘。

    文豪试图拉回那颗徘徊不定的心,心里却没来由升起一股怒意。

    “哗——”

    生气的文豪将一桌子的气球一把拂到地上。笔记本、笔也没能幸免于难。

    玻璃门外的秘书听到异常响动,第一时间来到门口,侧耳再听,了无声息。踌躇了一会儿,又悄然退去。

    办公室内的文豪喘1息着,动手松开领带。

    几口大口呼吸之后,他略略平静下来。

    自从莫颜答应陪他出游一次之后,他一直用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告诉自己好饭不怕晚,当前的工作更重要。

    现在,是时候把出游的事情提到议事日程了。

    如今的文豪,绝不会对“通过一场出游,改变一段关系”寄以厚望。曾经,他热血满满,精密策划过一场挑拨离间。然而,人模他都雇佣了,效果却几近于无。

    那么,当下与莫颜一起出游,于他意义何在?

    对于呼之欲出答案,文豪一直没有直面的勇气。

    确定行程之前,还是先去见见莫颜吧。文豪捏了捏鼻梁,如是决定道。

    下午本已安排两场会议,一场是财务部门做的财务年汇报,一场是研发部分搞的市场调查报告。文豪一概推掉。简单给秘书打过电话之后,自己驱车,直奔上海。

    三个小时后,文豪出现在莫颜面前。

    “文豪!你来了!”莫颜一脸惊喜,笑容仿佛会发光,甜蜜又亲切地快步走向文豪。

    文豪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里,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别有一番男性魅力。

    “嗯。”文豪静静地看着莫颜走向他,心里一声叹息。

    “我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你呢。”走至跟前,俩人并排顺着人流往楼下走。

    “你最近在忙什么?”文豪开口。脑海里想着的是昨晚传说中的示爱场面。

    莫颜耸耸肩,苦笑一声:“我最近也是焦头烂额。文豪,你知道吗?G集团发行的企业债,到了派息日,筹措不到相应的资金,违约了!九月初的时候我去义乌讨债,早知道那时候狠下心,直接上律师函了。现在G集团债务危机爆发,情况非常不容乐观。”

    文豪面无不耐烦,心里已经皱起眉头。

    他不是为这而来,这也不是他想听的。

    毫无察觉文豪情绪的莫颜还在投入地说着:“我查过G集团债务发行情况,在未来三个月里,有两支累计金额超过50亿的企业债到期。同样,偿还的几率很小。

    这家G集团要是在短时期内找不到托底的公司,局面会变得不敢想象。抵押资产是幢商户入住率很低的商城,这份资产用现在的行情看,被严重高估。我怀疑,到时候G集团会申请破产,通过破产保护摔锅。

    遗憾的是,合同章盖的就是G集团下的这家上司公司的章。一旦进入清算,发生资不抵债的情况,我们的工程款,基本就打水漂了。”

    文豪一直很喜欢莫颜跟他讲工作上的事情,今天却是例外。他反而觉得发生过昨晚的事情,莫颜再来讲工作,有故意回避之嫌。

    “小颜?”文豪开口,神色不是一般地凝重。

    “哎。”莫颜等着文豪指点迷津。

    “做我女朋友,跟我结婚,好吗?”